雾霾与核:雾霾治理需要下一大盘棋

2015-12-02
24997

从区域内来分析,雾霾中危害最大的PM2.5来源广泛、成因复杂,环境监测和研究单位公布的来源主要为人为排放,包括燃煤、机动车排放、工业污染、建筑施工扬尘等,都会为增加PM2.5做“贡献”。

从大的方面来讲,雾霾天气形成的原因是我们长期以来经济发展方式粗放、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不尽合理,排放了大量的污染物。虽然对各自“贡献比例”还有争议,但北方冬季燃煤采暖排放都被列为最重要污染来源。由此,一个烧煤,一个燃油,成为空气污染的最大供应源,产生污染、不可再生、紧缺是它们的共同特点。

2月24日,在重度污染的北京召开的“2014年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会”上,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指出,为落实国务院《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尽快解决我国严重雾霾天气问题,需要加快实施电能替代工程。

电从何而来?资料显示,目前我国火电发电量占全部发电量的80%以上,其中几乎全部是燃煤发电。虽然水电、风能、太阳能发电、潮汐发电等清洁能源都在提升,但所占比例仍旧太低。

这种情况下,不排放二氧化碳和二氧化硫等气体的核电,显示出其经济、清洁的优势。一座百万千瓦级的火电厂每年约消耗300万吨原媒,而一座同样功率的核电站全年只需要约25吨核燃料。但是目前,我国的核电比重还不足全年全部发电量的2%。相比之下,美国103个核电机组,占其总发电量的19%;法国59台机组,占其总电量的80%;日本核电发电量占总电量的1/3,韩国占28%——全球核电发电量占所有发电量的17%。

在环境污染日益严重的今天,以清洁能源替代煤电,更显得迫切。回顾核电在我国的发展,其实就是为了解决“缺煤少油”问题。经过多年努力,我们现在已经拥有了自主品牌的三代核电技术。不过,核电是否是未来清洁能源的发展方向,在中国一直存在争议。核能因为首先被用于战争,而获得了“出身不好”的恶名。在美国三厘岛、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事故后,全球也进入核电发展的冬天,尤其是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因为海啸引发核泄漏之后,很多国家都停止了新建核电计划。

但是,经过重新评估与权衡,近期多个国家宣布为了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将增加核电的比重。今年,韩国政府就计划截止到2035年新增18~21座核电站,届时,韩国核电站数量将达到41~44座,核电比重提升至29%。也就是说,今后22年,韩国几乎每年要建1座核电站。

世界上核电比重最高的法国,核能发电量占总发电量85%。通过发展核电,法国的能源自主率从1973年的22.7%提高到了今天的50%,每年减少石油进口8800万吨,节约240亿欧元。资料显示,英国政府最近也计划再建50座新的核电站,这一数字是之前讨论数量的十倍。核电发展“冷冻”了20多年的美国,也重新开启核电建设。

当然,核电无小事,安全第一,谨慎发展核电是应当持有的原则性态度。我国在核电发展之路上,也经历了大发展、路线之争、收紧观望的曲折之路。对于我们这样的人口大国和资源消耗大国,解决能源紧缺是越来越急迫的问题,尤其是雾霾天繁发,空气污染人人自危的今天,重新思考并寻找可持续发展之路,发展清洁能源,将是重要而迫切的任务。

香港城市大学校长郭位:核电·雾霾·你

核电 雾霾 你》以福岛核电站事故为切入点,从可靠性分析的方法,科学的阐明了核能的工程安全性与相应的环境措施,把一个万众关心、众说纷纭的高科技问题分析得丝丝入扣,娓娓道来。郭位以福岛核事故为鉴,剖析管理缺失、人为疏忽等成因。如今雾霾为害,引起恐慌,郭位教授提醒大家要探讨能源与环保政策走向,以找到能源供应、经济福祉及可靠度与可持续性之间的平衡点。他表示,评估可持续发展的能源供应,必须合理兼顾环保、经济福祉、可靠性与可持续性等各方面。环境污染、气候变暖、能源匮乏,是二十一世纪面临的难题。在日常生活中,人类所需的电力,主要来自水、火、核、风、太阳能、生物发电,以及潮汐、地热等能量转换发电,也即郭校长所统称的“七彩能源”。

中国核工业报》:加快发展核能的呼声愈发紧迫

环境形势的严峻让加快发展包括核能在内的清洁能源的呼声显得愈发紧迫和响亮。

我国大气污染严重,能源方式是其主要原因。化石燃料,特别是煤炭又是能源污染的主要来源。在改善煤电燃料链环境影响的同时,加快发展核电是减少我国环境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的现实有效途径。因为核电链是对环境影响极小的清洁能源,核电厂本身不排放SO2、PM等大气污染物,核电站流出物中的放射性物质对周围居民的辐射照射一般都远低于当地的自然本底水平。核能属于低碳能源,一座百万千瓦电功率的核电厂和燃煤电厂相比,每年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600多万吨,是减排效应最大的能源之一。而要实现我国政府承诺的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15%左右、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等目标,发展核电是最为现实的途径。

事实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倾向于视核工业为“朝阳产业”。不少发展中国家正在考虑确立相对高速、稳定平衡的核电发展思路。据统计,目前全球共有31个国家建有核电站,已经投入运营的437个核电站机组可以提供全球10%的电力能源。然而,到目前为止,我国核电在整个能源结构中的比重小得与我国作为核大国的地位殊不相称。中国核能行业协会2月份正式发布的2013年我国核电运行机组安全生产情况(不含台湾地区)表明:截至2013年12月31日,我国投入商业运行的核电机组总装机容量仅约占全国发电装机总量的1.19%,核电累计发电量约占全国累计发电量的2.11%。对应《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年)》中提出的“到2020年,我国核电运行装机容量占全部发电装机容量的4%左右,发电量占全国发电量的6%”的目标,显而易见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考虑到核电建设周期通常在50个月左右,即使从现在开始“加速”核电项目审批建设进程,也依然是不易轻松达成的任务。

无论是期待国内加快核能发展的脚步,还是从更高更远的角度展望核能未来应用的愿景,都令人对于核能作为清洁能源在现代社会发展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释放越来越充沛的能量充满信心、寄予厚望。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核科学技术学院博士陈钊:核能在解决雾霾问题中起重要作用

核能是一种清洁能源,核能发电过程中不产生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烟尘,也不产生二氧化碳。即使考虑从采矿到燃料生产、发电的整个能源生产过程,核能产生的有害气体也比化石燃料少得多。同样是一座百万千瓦级的发电站,核电站一年只产生核废料30吨(一辆大卡车的运输量),不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灰尘和二氧化碳。

假设如果我们使用的一次能源中,将核能比例提高至10%左右(这个比例仍小于欧盟平均水平11.9%),而将煤炭比例降至60%左右(这个比例仍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倍),这相当于用100座核电站代替100座火电站的规模。按照这样的规模计算,我们每年可以减少燃煤3亿吨,这个规模相当于北京周边地区的燃煤总量。每年可以减少的污染物排放量为二氧化硫约300万吨,氮氧化物约180万吨,灰尘约4000万吨。

根据上述的对比分析,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核能的环保优势。在各级政府制定的雾霾问题解决方案中,核能应该成为一个重要的选项。当然,大规模发展核能会面临巨大的舆论压力和公众接受性的问题。但是,世界上并没有一种能源形式是十全十美的。相对于已经威胁到生存环境的空气污染问题来说,核能对生存环境造成的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毕竟,核能已经在西方发达国家成功应用了几十年。在安全高效的发展方针指导下,核能应为我国环保事业做出更多的贡献。

来源:中国核能行业协会